爇流光

明明是手写控最后成功成为水表圈一员。
王部李总迷妹一只。
本命王部,新欢姓薄。
日常吸赓,抱走翔宇。
对于荀令君抱有迷之执念,顺带经常问候同行祭酒奉孝和蠢萌的公达。
苏子瞻最美了~
随便沉迷到沙李的坑里。
啊对了,偶尔混混神夏,吃cpML
吃喵汪,给他们比心
哼唧,看起来我很正常吧。
其实我是个逗逼,好撩~
喜欢我就跟我多叨叨啊~

突然笑死

佚川:

并不会被划进考试范围的阶级导师和文化领袖的故事。 

是我

周琦行:

那是没毛病了!!!!

晏羲:

是这样的!

坐看云起时あ:

我qwqqq

Szentn Sidona:

真的!呜呜呜呜

布丁子Pudding:

诶⊙∀⊙?我是不是转过这个了?但是这个太形象了!

兄弟骨科真好啊……:

对对对!经常评论的名字全能记住!

Kaiico町禾:

阿彪:

真的hhhhhhh

AO牌白熊:

完全是這樣

吕三rallk:

థ౪థ对

口米文:

谢谢你们!!!!

酒洒:

哈哈哈

叫我张叁:

什么叫做瞬间满血,这就是↑↑↑最爱评论没有之一

限前炸浆boy!:

评论的我整个人都是你的!!!!

狗子就是俺!:

识乙:

😭看我呀看我呀

A_BINGGGGGG:

没错!!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,但是我都有看!!爱你们!!😝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碎碎念

最近突然迷上荀彧,令君简直棒到飞起,激动的重拾三国志啃了一遍,又滚去看了军师联盟( •̀∀•́ )
“宛若民间夫妻”孟德这句话刺激到我了啊从此在曹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不对不对,我是正经人,正经人。
~\(≧▽≦)/~

碎碎念

嗯我要做一个勤快的人啊。
坚持写文。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4)一发完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4)[一发完]
并不长的完结篇
国家领导人cp外长x总理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共和国

28.我们还没做过的事  &  30.迟来十年的告白
(合卷)
夏日的晚上,夜风吹散了暑热,顺带撩起海里柳树的枝条,静的出奇。
今日二人下班很早,外长一收拾完就来海里找总理,二人便有时间牵着手吹着夜风慢慢走回家。
晚风很轻,不着痕迹的卷起外长额上一缕银发垂在一边,总理抬手替他捋了头发,动作轻柔更比风,眼里是可见的情意。
二人都未曾开口,一个眼神就能知晓大多事,便无须开口。
总理却仿佛想到什么了一样,道:“你还记得那时候下乡的日子么?”
外长抬头,不明所以的应了,那时候的记忆对于自己来说几乎是生命中一段宝贵的财富,那时候他找到了可以为之终身信仰的东西,遇见了可以为之赌上生命的人,又怎会轻易忘记。
“你知道,这个晚上让我想起来,那时候我们傍晚干完活,坐在村子后面的小丘上看着夕阳沉下去,星辰都升起来的情景。”总理侧过头看向外长,外长笑道:“如今也不一样,不过不是当年少年而已,我们之间未变呐。”
总理忽而爽朗的笑道:“不对,那时候我们之间尚有,未尽事宜啊。”
外长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然而也未纠结于此,毕竟他说的不错。
“而今不照样也有么。”
“哦,什么?”
“我尚未陪你走完这一生啊。”
29.讨厌却又爱着你的一切
“ke qiang,东西又乱扔,说了多少次了啊。”
“抱歉抱歉。”
总理一边回答着,一边表示其实看外长忙碌于自己的东西还是很开心的?
不对不对,可不能让外长知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3)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3)
国家领导人cp外长x总理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共和国
谨慎食用

25.我们的猫跑丢了
某日外长回到家的时候,看见自家那位眼神阴郁的坐在沙发上盯着阳台上的猫爬架,表情甚是郁闷。
“李,怎么了?猫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今天不是交给陈姑娘代为照管了么?”
“话是这么说的。但陈姑娘说她送过来了,再怎么为难她也不是。”
外长看着总理微微耷下的眉头,想要安慰他些什么,张了张口却究竟没说些什么。
“明天再说吧。留心下说不定会找到的。”
“那也只有这样了。不过猫可能是一时走丢了,明个认路了或许就回来了。”
总理点点头,而复沉默了。外长拉着总理的手一样一言不发。
猫,养久了到底有些感情的,尽管说仅仅牵动人心细细一根弦,但伤心的话必然是一时半会无法调整的。
外长看着眼前人颇为郁闷的表情,伸手环了对面人的腰,在人脸颊印下一个浅淡的带有抚慰意味的吻,墙上的钟恰恰走到十二点。
26.瞒着你抽烟
夜深了,外长办公室的灯下却还放着不薄的一沓文件。近来国际风云变幻迅速,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多而乱,不仅经常耽误下班时间,还搅得外长心中颇有些烦闷。
指尖轻轻敲打桌面,随后又颇为犹豫的摸向抽屉,拉开,里面躺着一盒烟。
一点红色明灭,烟雾便缭绕的安抚人心,很久没有碰过这东西了,此刻又有些莫名的紧张,是害怕他发现吧。毕竟从几年前就说好戒烟的。
不过也就这一次,一次沉沦与烟雾间吧。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l(12)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2)
国家领导人cp   外长x总理
今天是把刀?
短小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共和国

23.逃家
啊这个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写,原谅我吧。
24.如果我死去(总理视角)
如果 ,有那么一天,我离开这个世界了。说实话,是不会不带一丝眷恋的,我会挂念人民,挂念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共和国,却可能更挂念他。
是的,毕竟所谓来走一趟,就是追个梦,见个人。梦已经到手,人在身边。但,时候却不多了。
---(旁观者视角)
我们来这年月间看看,夹缝里流淌着的都是生活,生命的长度是不可延长的。但时间尚有走的慢的时候,比如苦难,比如幸福。
然而对于固定的时间来说,再如何尽力咀嚼分秒也不会多给予谁什么时候,只沉默着奔跑就是。
最后眼睁睁看着旗杆上的红旗又一次缓缓落下。

--(外长视角)
该走的不该走的,最后都会被历史覆盖成为一小段文字。
明明都到了这年纪了,谁都知道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撒手了,可又这么紧紧攥着那点仅存的确定的时日,听到消息的时候恰如重击,然而却又多的是不知何而来的镇静,就这样和同僚们祭奠他,真是,悲从中来又无从说起。
罢了。

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1)

2【毅强】老夫老妻三十题(11)
国家领导人cp
总理x外长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共和国
请谨慎食用
一个手残党自割腿肉的产物ww~

21.人群里你的气味
晚宴的大厅里,灯火辉煌的自上方撒下,而后又施施然落进宾客的高脚杯里,随着人们的走动摇曳出一段碎波。
外长端着杯子站在人群中间,谈笑间恍惚有风吹过,对面人身上的香水味就这么突兀的飘进鼻息之间。
外国人还真是对于香气有某种执念呐,四周空气中默默弥漫着的味道,沉稳的,略有轻浮的,浓烈的,清淡的,尽管不同,但对于外长来说,都是陌生疏离的。
酒过三巡,似乎已微醺,外长便对大家笑笑退出人群。手中依旧端着一杯酒向前,略过四周的各种陈杂气味,直到那一丝带着阳光的味道在俯仰之间悄悄透过人群萦绕鼻尖。外长微微抬眼,便看见那边与众人聊天的总理。
此时总理也似约定好了一样的,转过身来,冲着他微微颔首,随后便一步步走过来。
“怎么了,王?”
“今天的酒选的不好,偏是有点醉人。”
“明明你酒量不好,该少喝的。”
“是是是,是我的不对。不过有点累了,就来找你。你也是,刚一转头就看不到你。”
总理笑了笑,没有回答,却是又问起来
“又绕着宴会厅转了一圈?”
“又说上次那事。没有,不过是大约知道你在哪而已。”
“你靠什么,革命友谊么?”
“你愿意这样想真是不辜负我了。”
22.被忘记的纪念日
外长回到家已经半夜了,向来本着绝不加班原则的自己到底还是犯了禁忌,可不能让自己家那位知道了,不然麻烦就大了。
外长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放下手中的包。坐在沙发上却又开始担心总理。最近印渡那边越界的事情烦的人脑壳痛,总理想必也不轻松呐。
外长坐了一会,放心不下总理,拿了电话过来准备拨,又怕吵着总理,便先给小张打了电话。
“喂,是小张么,我是王yi,打扰了,总理他尚在忙么?”
“啊,是外长啊,总理他还在办公室忙,您有事找总理吗?”
“没事,只是问问...”
话还未说完,就听见电话那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“王,你这通电话我可理解为关心我了。”
那边总理声音微微沙哑,带着因熬夜而染上的疲倦感,听的外长颇有些心疼。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“不知道啊,看来是要自己迎接共和国清晨的日光了。”
这边外长沉吟半晌,只道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。
那边总理虽然不明所以,然而还是回去继续工作。然后就发现不知何时外长提着一只小饭盒坐在旁边看着自己了。
刹那间四目相对,便蓦地沉进一汪湖水里。
最后还是外长先笑笑道:“你不先吃些东西再继续?”
“嗯。”
随后总理就坐看外长端出一小碗粥和些小菜来,总理低头尝了一口。
“你做的?”
“嗯。”
总理笑意盈盈的看了一眼外长,便又低下头去了。
忽然瞥到桌上的日历,却又颇为郑重的放下筷子拉起旁边人的手。
“怎么了?”
“王,你记得,两年前的今天是什么日子么?”
“两年前的话,是...对了,是咱们又复合的时候。还真是,忙忘了。抱歉呐”
“无妨。想想也真是,这样过来都两年了,时间晃过去,倒还真是指尖流沙。”
“不过,就算是年月飞快,多一岁我便陪你走一岁。”
“那可就,说定了。”
那夜中南海的灯光明亮温暖,却又在清晨不知不觉掺杂了共和国之辉。
——fin——

【恢复更新通知】
占tag致歉
想了很久这个系列【老夫老妻三十题】到底要不要再继续写下去。(我懒呀)
觉得,其实能够写点东西,留下点什么貌似也不错,于是就,决定了继续写下去。
还是老规矩,日更,直到写完这个系列为止。
还有,就是谢谢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支持我的大家。【鞠躬】
我会努力的。😊